一家俱乐部的队徽,对于热爱他们的球迷来说,无疑像图腾一般,神圣而又纯粹。

无论是支持者们身穿的球衣,手中高举的围巾,还是跃动在看台上的巨型TIFO,都在表达一家俱乐部的历史传承,这股神秘的力量能够把球迷们号召在一起,为自己的主队呐喊欢呼。

近日,英国著名足球杂志《442》就评选出百佳世界足球俱乐部队徽。并且,为了致敬这100家散布在地球上的每个角落,为世界足球运动的发展进步作出贡献的俱乐部,杂志的编辑们没有对这些美丽的设计进行排名,而是让他们按照字母顺序来呈现在这份榜单之中。

新英格兰革命的队徽极为罕见地以蜡笔画的质感呈现出来,看上去十分优雅、别致,整个构图与1994年美国世界杯LOGO非常相似。

圣詹姆斯公园球场的老球迷们认为这款在上世纪80年代使用过的队徽是纽卡斯尔俱乐部历史上最好的设计。俱乐部首字母缩写NUFC的粗体艺术字几乎占满整个圆形队徽的空间,只在开口朝下的C的空隙里站上一只喜鹊。

虽然纽维尔老男孩的队徽非常简单,就是红黑配色的盾型加上俱乐部名称的缩写,但因为阿根廷两代球王马拉多纳和梅西都曾在此挥洒过汗水,使得这款队徽成为世界足坛收藏界的宠儿。

诺茨郡的徽章上比纽卡斯尔联多了一只喜鹊,而且要醒目得多,这也许是英格兰民间传统认为一只喜鹊代表悲伤,两只喜鹊代表快乐的缘故吧。但从诺茨郡和纽卡斯尔联两家俱乐部的不同际遇来看,似乎没得得到应验。

OL君主女足是法国豪门里昂的卫星俱乐部,所以他们的队徽设计语言一脉相承,而OL君主女足的徽章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。

奥德汉姆队徽上的猫头鹰目光如炬,令人胆寒。只是,在不同材质和尺寸条件下,要想忠实表达设计原稿精髓非常困难。

相比马赛现在更为简约的蓝白配色队徽,这家豪门过去使用过十多年的那版显得更具匠心。

作为希腊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,奥林匹亚科斯给队徽安排上头戴月桂花环的小伙子,当仁不让地继承了希腊作为奥林匹克运动发源地的荣光。

帕尔梅拉斯俱乐部早期的徽章由意大利移民设计,因而被注入了意大利文化元素。从1959年起,帕尔梅拉斯开始启用现在的徽章,对这款进行了本土化改良,变得更漂亮了。

既然同城大哥巴黎圣日耳曼的队徽里使用了卡通造型的埃菲尔铁塔,那么小弟巴黎FC就用简笔勾勒出埃菲尔铁塔的形象,这样的视觉效果似乎要更好一些。

中国职业足球起步很晚,导致中国足球运动全方位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,包括足球文化,但也有一家俱乐部的队徽入选百佳之列。球迷朋友们,你们觉得还有哪些中国的足球俱乐部的队徽也是充满设计语言,可以登上这份榜单呢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